欢迎光临 中国民主同盟安徽省委员会网站
远去的吆喝声
发布时间:2019-05-05   来源:民盟铜陵市委   作者:阮丰年
【浏览次数:381 次】 【字体: 】 【关闭窗口

    小区常有人骑着电动车播放:“回收——彩电、冰箱、洗衣机、空调、手机。”刺耳的叫喊声使人心烦,也使我想起以前货郎爷爷的柔和亲切的吆喝声。

    自打记事起,我便得知祖母是书香人家出身,并读了许多书。她常告诫我,读书人每天必须要用足够的时间来读书写字。于是在读小学时她就规定我的作息时间,即使是星期天和寒暑假,也得严格按照祖母规定,在家中安安静静的读书写字。

    记得我在刚读小学时,每当在家中学习,我的心思,常会被门外许许多多的声音所吸引:左右邻居小伙伴们捉迷藏玩游戏的顽皮嬉笑、树上鸟儿们叽叽喳喳的吵闹、房前屋后的鸡鸣狗吠、房檐下燕子妈妈与小燕子的轻语呢喃,让我走神。

    然而对我最具诱惑的声音,却是从村头外传来的货郎爷爷以他手中拨浪鼓“啵咚咚、啵咚咚” 的声音为伴奏的声声吆喝:“哎!哪有鸭毛鹅毛换香皂、香粉咧……哪有鳖壳龟壳换糖块咧…….哎!”

    在拨浪鼓的伴奏下,货郎爷爷轻松舒展的吆喝声悠然自得,如春风吹来,柔和亲切。那声音只听得,却极富色彩,恰好似戏台上唱念做打、声情并茂的一曲快板,有腔有调、有模有样、有滋有味。这声音悠悠扬扬由远及近渐渐传来时,我会根据那声音判断出货郎爷爷是否走进了我们的村庄,是否已经把货郎担子放在了我们家附近。待我断定货朗爷爷已经将担子放下、担子前渐渐围拢了熙熙攘攘一大群大姑小姨、婶婶嫂嫂们时,我就忍不住心急火燎地撂下笔,爬进床底下找鸭毛鹅毛,鳖壳龟壳。

    “哎!哪有鸭毛鹅毛换香皂、香粉咧…….哪有鳖壳龟壳换糖块咧…….哎!”货郎爷爷喊是这样喊,但其实那鸭毛鹅毛和鳖壳龟壳除了能换得香皂、香粉和糖块之外,还可以换货郎担子上的任何东西,只是所换货物不同,所需鸭毛鹅毛和鳖壳龟壳的分量也不同。我经常要换铅笔、粉笔和糖块,而大妹喜欢换钩针、纽扣、小镜子、小梳子和五彩丝线。遗憾的是,那些东西我们家比较少,只有在平素间留心家里宰杀鹅鸭,外面拣拾收集积攒起来,以待从货郎爷爷那里换得自己喜欢的物品。

    有时家里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可换,我也会顺着那声音迫不及待地跑出去,去看货郎爷爷琳琅满目、精巧别致的货郎担子,看货朗爷爷百问不厌、百挑不烦的亲切笑容,看左邻右舍的大姑、小姨、婶婶和大嫂们眉开眼笑地在货郎担子前换东西。货朗爷爷总是笑咪咪的,熟练自如地如同变戏法一样取出各种货物,任由围拢过来的女人们挑来挑去。女人们看得眼花缭乱,挑了这个又想换那个,货郎爷爷却从来不烦也不火,总是笑着说:“好好好,给你们换,给你们换!”听着那亲切的语调,看着那热闹的场面,回味那温暖的吆喝,我觉得自己像是长了翅膀,变做了一朵白云,自由自在天上飞;或是变做了一只蝴蝶,盘绕在万紫千红、开满鲜花的田野间。

    “哎!哪有鸭毛鹅毛换香皂、香粉咧……哪有鳖壳龟壳换糖块咧……哎!”直到今天,忘不了那种喜悦、那种柔和、那种温暖、那种亲切的吆喝声。货郎爷爷早已做古了,他可能不会知道,有个如今已经当上了爷爷的小子,会永远记得他、记得他的拨浪鼓、记得他琳琅满目如同变戏法一样可以取出各种货物的货郎担子、记得他轻松舒展悠然自得的声声吆喝。

    哎!哪有鸭毛鹅毛换香皂、香粉咧……哪有鳖壳龟壳换糖块咧……哎!

    有些小小的温暖,会让我们的心永远温暖;有些小小的美,会让我们的心灵永远与之陪伴。美在今生,美在来世。

  
【浏览次数:381 次】 【字体: 】 【关闭窗口
--- 相关附件下载 ---
对不起,没有相关的下载附件!!!
--- 其他相关信息 ---
网站首页 | 民盟概况 | 新闻中心 | 参政议政 | 社会服务 | 思想建设 | 组织建设 | 机关建设 | 盟员天地 | 安徽盟讯
本网站为中国民主同盟安徽省委员会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 © 2000--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同盟安徽省委员会 2011 版权所有
地址:合肥市包河区中山路1号3号楼3层 邮编230091 电话(总机):0551-62602300 传真:0551-62602300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3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