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中国民主同盟安徽省委员会网站
新时代教育改革呼唤陶行知
发布时间:2018-08-14   来源:民盟六安二中支部   作者:范大美
【浏览次数:478 次】 【字体: 】 【关闭窗口

    新中国成立以来,创办人民教育;改革开放以来,走科教兴国之路。教育倍受重视,教育改革也在不断推行,然而教育改革怎么改?是向东方学习还是向西方取经?我们都已经不同程度践行了,如今问题仍然很多。教育改革向谁学习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还是要符合人的发展规律、社会发展要求。陶行知先生会给我们更多的启示。

    社会精英从事教育。陶行知生于1891年是安徽歙县人,1897年,他6岁时,曾在邻居家厅堂玩耍,看见厅堂墙上挂着对联,坐在地上临摹起来,被邻村方庶咸秀才看见,免费为其开蒙。1910年秋,陶行知升入南京大学前身之一的金陵大学文科就读。读书期间,他学习勤奋,刻苦钻研,国文、英文、法文等诸科成绩门门优秀,是金陵园出类拔萃的人物。1914年陶行知以全校文科之冠的优异成绩毕业于金陵大学,参加毕业典礼并向陶行知颁授文凭的江苏教育司长黄炎培在后来的诗作中,动情地赞颂他是“秀绝金陵第一声”,而后留学美国。

    陶行知这样的人物被称作社会精英完全当得起,1917年秋回国后开始了他富于创意而又充满艰辛的教育生涯。陶行知先生的学习历程证明了他的学习能力超群;不懈努力的学习精神,不断积累的学识和能力在旧中国更是超出很多人。以其优异的能力和学识全身心投入到教育中去,其推动作用举世共睹。1929年12月,上海圣约翰大学授予他荣誉科学博士学位,表彰他为中国教育改造事业做出的贡献。毛泽东宋庆龄等称为“伟大的人民教育家”和“万世师表”。

    回到当今时代,社会精英大多没有从事教育事业。如果一个人从事教育事业,主要是因为自己在其他行业碰壁和万般无奈的谋生需要,那么就会缺乏足够的智力和热情,在教育的岗位上也不会有过人的贡献。教育领域特别是中学教育领域,社会精英的流失,主观上个人选择固然重要,客观上社会和国家没有给予教育者足够的尊重,也是教育界留不住精英的重要原因。2018届高考6月份成绩揭晓,师范学校和师范类的专业成了考生最不愿意的选择。2018年7月份,中考成绩出来后,网上流传一则通知,原文为“据刚接的省市文件精神,定向培养初中起点乡村教师报名统一在安徽省中等职业学校网上招生录取平台(http://zhk.ahzsks.cn/)进行填报。凡在安徽省参加中考的我县户籍考生均可报考,志愿填报时间为7月4日—6日,文化课最低控制线为330分(除去体育和实验成绩)……请各校立即将此通知告之每位中考考生。并将省四部门定向培养乡村教师文件(皖教师2016 7号)放大张贴进行宣全。”地方政府的助推和人民心理的暗示,实在难以让社会精英从事教育特别是基础教育事业。缺乏人才的教育改革如何进行?

    教育为社会服务。每一个受教育者都将走向社会,为社会发展服务,从个人角度即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学校是培养人才的主要场所,教育该怎么样是对的?陶行知先生早有思考和实践,在教育实践中他提倡创新,指出创新具有打破偶像,破除迷信,挣脱教条的束缚,从僵化习惯性思维中走出来。

    1927年他创办晓庄学校,结合民国时期的状况,教育更需要为农村服务,他发表了《中华教育改进社改造全国乡村教育宣言》。根据生活教育理论,晓庄学校学生在老师的指导下自己开荒,自己建茅屋,做什么事,就读什么书,还走出校门参加村里的农协会和打到土豪劣绅的斗争,把学校教育与社会生活以及生产劳动结合在一起。由于晓庄学校在当时乡村建设运动中所起的独特示范作用,被学术界和乡村建设运动者称为“改造中国乡村的试验机关”。

    陶行知先生把教育与当时中国社会发展和革命需要紧密结合起来,在教育中实践、在生活中教育,培养出社会需要的多样化人才。当前中国处于向现代化转型的关键时期,对人才需求多、对教育要求高。但是从当前中国教育看,问题颇多:毛坦厂中学的万人高考;衡水中学以分钟为单位安排学习和生活任务;与高考无关的事物一概杜绝(比如:谈恋爱、手机、红楼梦、电视)……学生学习的地方是课堂、学生实践的方式是做题。高等教育是培养社会精英的地方,然而中国家长和学生学习追求的目标是上大学,上大学的目标是找个好工作,于是大学生在大学校园里会出现迷恋网络游戏、全力搞兼职而不是深入钻究学习(先摒弃高校教育弊端因素不考虑),大学生的这些问题显示出他们首先没有兴趣、其次没有目标、再次没有责任感。大学毕业了,检验学校教育的成果:首先从个人角度:自己所学领域知识并无精深掌握,只是考试通过了;就业中主要看待遇,是否符合自己的人生目标,则很少考虑,于是公务员成了大众化的选择。其次,从用人单位角度:高速运转的业务需要专业技能高、动手能力强的职员,高校输送的人才大多相差甚远,所以一方面大学毕业生多、一方面用人单位无人可用,相对过剩了。再次,从国家的角度看,钱学森之问、民国以后无大师……我们的教育怎么了?是不是在教育实践中逐渐偏离了轨道——社会需要。

    推行教育改革之际,教育形式上不一定要照搬晓庄学校,但是陶行知先生的教育理论在新时期仍然值得学习、研究和思考。

    教育思想与时俱进。用哲学观点解释,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存在变了,意识也需随之改变。道理虽然简单,但做到很难,能做到的人当然是少的。纵观陶行知先生一生,与时俱进是他思想发展和进步的主要特点。

    1917年陶行知先生从美国回来,研究西方教育思想并结合中国国情,提出了“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等教育理论。1934年,他在《生活教育》上发表《行知行》一文,认为“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并改本名为陶行知。虽然王阳明“知行合一”学说含有主观唯心主义的成分,陶行知却从中悟出学习与实践相结合的道理,且终生以此自勉……实践中得出这些理论指导下,不断更新教育形式,为社会服务。

    1927年3月在南京北郊晓庄创办乡村师范学校晓庄学校,应用并不断改进他的教育理论;1932年,他又创建了山海工学团,提出“工以养生,学以明生,团以保生”,将工场、学校、社会打成一片,进行军事训练、生产训练、民权训练、生育训练等,还开展小先生运动,在教育中实践民主和教学做合一的理念;1939年7月,在四川重庆创办育才学校,培养有特殊才能的儿童。在四川重庆附近的合川县古圣寺创办了主要招收难童(注:孤儿院中无人领养的残疾儿童)入学的育才学校。

    以上教育模式,无一不创新,无一不震撼,每一个教育实践都贯穿着陶行知先生新的教育思考;每一个教育实践又推动了他教育理论的提升。当我们再研究这些学校和教育理论时,发现其蕴含的道理和表现的灵活形式恰好是我们当前教育改革所需要的:教育过程充满激情、学生获得多样化的发展、国家有了需要的人才,教育不用考试也是成功的。郭沫若曾经评价陶行知说:“两千年前的孔仲尼,两千年后的陶行知。”美国东南联合大学副校长布莱恩·库朋也曾高度评价陶行知:“陶行知先生的教育思想不仅是中华民族教育史上的一枝奇葩,也是世界教育之林的一面旗帜。”

    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如果问陶行知先生短暂的一生,怎么能够做这么多开拓型的贡献,我想最主要的原因应该是他强烈的社会责任感。1905年(14岁),陶行知在宿舍墙上,挥笔写下了“我是一个中国人,应该为中国做出一些贡献来”的豪言壮语;1908年十七岁时他考入了杭州广济医学堂。想通过学医来解除广大劳动人民的病痛,实现自己报效祖国的志向。1909年,考入南京汇文书院,次年转入金陵大学文科,读大学期间,受辛亥革命影响,在校积极参加爱国活动。1917年学成回国,他积极投身教育事业想以教育为主要手段来改善人民的生活,认识到教育应为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服务。1936年初,成立国难教育社,把生活教育和民族民主革命斗争结合起来。1946年4月,临终前陶行知到上海,一方面寻找新的育才学校地址,一方面为反独裁、争民主,反内战、争和平奔走呐喊,他在三个多月内演讲一百多次,并积极筹组“中国国际人权保障会”。

    陶行知先生的一生是短暂的,他长期劳累过度,55岁与世长辞,“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耕草去”。1891年——1946年的中国负重前行,很多问题需要仁人志士主动承担并解决,不仅要付出劳力和心力,有的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陶行知先生就是其中之一。他14岁立志为祖国做贡献,此后无论是学习、从事教育工作还是争取民主的斗争,从未中断。用一生展示什么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我们生活的时代是浮躁的,少年时代处于是初中阶段,在家长和社会的压力下,逐渐把志向定位为重点高中,准备方式是上文化课、做题和考试;过渡到青年时代处于高中阶段,统一明确目标是考大学,准备方式是上文化课、做题和考试。学习生活的单一和与社会的半隔绝,使受教育者对社会的需要(考试不考)充满迷茫、更无法形成正确的社会责任感。没有远大目标,缺乏宏大格局,人生无法突破,社会缺乏顶尖人才,教育在这个过程中作用如何?引人思考。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重要,但是教育不是独角戏,教育需要社会、家庭、学校合力。如果教育改革不结合人的发展规律、没有符合社会发展需要,出现教育被金钱绑架、学生被考试绑架、学校被社会绑架等现象,那么教育将逐渐失去原有的意义。时隔百年,如今参观陶行知纪念馆,研学他的著作、经历和教育实践,陶行知先生在教育界的呼唤还是隔空可闻,也深深感谢他给我们留下的教育智慧。

 

 

  
【浏览次数:478 次】 【字体: 】 【关闭窗口
--- 相关附件下载 ---
对不起,没有相关的下载附件!!!
--- 其他相关信息 ---
网站首页 | 民盟概况 | 新闻中心 | 参政议政 | 社会服务 | 思想建设 | 组织建设 | 机关建设 | 盟员天地 | 安徽盟讯
本网站为中国民主同盟安徽省委员会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 © 2000--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同盟安徽省委员会 2011 版权所有
地址:合肥市包河区中山路1号3号楼3层 邮编230091 电话(总机):0551-62602300 传真:0551-62602300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323号